当前位置:首页 > 申博正网开户 > 第63章:磊落不覊

第63章:磊落不覊

申博正网开户 | 作者:哒么哒么| 更新时间:2019-09-02

接着又是七八局下来,沈傲势如破竹,竟是连赢了数把,一会儿功夫,非但将方才的欠账全部还清,单钦慈太后一人便输了他六千贯,眼看天『色』不早,再过半个时辰,宫门就要落钥了,沈傲不敢逗留,向钦慈深深一礼道:“微臣侥幸赢了几把,请太后恕罪,至于这赌局,不过是玩笑罢了,太后不必认真,微臣告退。”

沈傲带着笑打量眼前的来客,连忙挽住他,很真诚地道:“啊呀呀,还行什么礼,原来是辽国来的朋友,学生是最喜欢与辽国朋友打交道的,敢问兄台高姓大名。”

杨戬正『色』道:“一刻也不能耽误,天亮立即就走,你去和县令知会一声吧!”

其余人有不甘的,有敬佩的,也都老老实实地向沈傲见了礼。

沈傲敲了一下他的脑壳,横瞪他一眼,臭和尚,连本大人也敢拿来出卖;心里有些悲催,原来在释小虎的心里,自己的价值只不过是几串冰糖葫芦而已。

昼青一听,连忙道:“对,下官亲耳听到,那两个刺客说什么沈公子要我们杀了他之类的话,请大人为下官做主。”反正那刺客早已远走高飞,嘴长在昼青身上,到了这个地步,昼青还怕捏造是非吗?

门被轻轻推开,一人踱步进来,蓁蓁从红霞下的缝隙往下看到了红『色』喜服的下摆,猜到来人是沈傲,心里有些『毛』『毛』的,又有些欢喜,其余三人也都屏住呼吸,不敢吱声。

梁先生连忙做了个请的姿态,沈傲笑了笑,便不再理这棋痴,举步过了栈桥,顺着舢板登上画舫。人群顿时哗然,作诗倒也罢了,毕竟是状元公,可是县尉竟是设下一个棋局,便将启齿梁先生难倒,如此看来,县尉的棋艺远在梁先生之上。

沈傲道:“画舫可以走了吗?”

这话被江炳听了个清楚,只是捋须微微一笑,并不搭腔。

春儿似笑非笑地道:“你的心思我明白,那我把那一段删了就是,夫君,灯节就在这两日,你真的打算赴约吗?我听说江南的士子除了自命不凡,却都有几分本事的……”

沈傲哈哈一笑,道:“我就是去看他们有什么本事的,好啦,我饿了。”

因此这县衙又分为三班,三班指的是皂、壮、快三班。皂班就是皂吏,主管内勤,由县令居中坐镇。壮班和快班共同负责缉捕和警卫,快班归县丞统辖,主要是下乡催粮,壮班就是寻常大街上常见的治安人员,由沈傲负责。

两个受托来谈亲事的自然有点儿不肯,其实他们也知道,这妻子要一门门地迎走,只怕一天也办不完,可是不到家里迎亲,又难免坏了规矩。

就是那昼青,也灰溜溜地跟了过来,程辉终究还是知会了他一声,却没有请他随来,这昼青脸皮足有八尺厚,竟一点也不客气,当日清早便背着行礼过来。

她的声音如银铃一般的好听,一旁的魁梧刺客皱了皱眉:“师妹,和他说这些做什么?”

沈傲心里偷笑,忙不迭地跟上去,低声道:“义士等等我,让我看看你们如何手刃***。”

沈傲看三位夫人的样子,心里也有些发虚,忍不住想,人家蔡京、欧阳修、王安石、司马光皆是县尉起家的呢,不至于如此遭人鄙视吧?

……………………………………………………………………

程辉也走近沈傲,道:“沈兄,仁和县与钱塘县县治同在杭州,你我结伴而行可好?”

沈傲道:“宫外头不是有看守吗?叫她不许进宫就是了。”

那秘阁和集贤院也是如此,一个个学士、待诏大的吓人,不是二品就是三品,其实都是虚的,尤其是赵佶上台之后,冗员极多,一个二品阶官,还比不得一个七品的县令自在,因此,沈傲虽有个四品待诏的身份,却不得不参加科举,向职事官迈进。

沈傲呆坐不动,蓁蓁和春儿道:“周小姐生气了,夫君,你快去哄哄她。”

沈傲差点忍不住地就心里话说了出来,更衣?你不嫌麻烦啊!换了睡衣也是要脱的,何必多此一举啊!沈傲冲过去一把将她拦腰抱起,道:“我来替你更吧。”

沈傲哪里会不知道程辉的心思,程辉即是太学,而自己无疑是太学的眼中钉,程辉这是向自己挑衅,想在殿试中将自己击败。国子监对于沈傲,既是母校,也干系着老丈人的名誉,对方高傲,沈傲比他更傲,哈哈一笑,道:“哪里,哪里,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而已。”

晨鼓响起,七个进士及第的考生径直入宫,殿试的地点仍在讲武殿举行,此时满朝文武身着朝服早已等候多时,赵佶身着朱冕,头戴通天冠,肃然而坐,眼见考生鱼贯而入,便见到了那熟悉的人影,心中微微一暖,待他们要行礼时,虚。”

周若羞得连忙起身离座,道:“爹,娘,我吃饱了,先回去歇一歇。”她的步伐凌『乱』,如受惊的小鹿般赶快走了。

这几日,赵佶的心情极好,偶尔有试卷送来,他品评一番,或打回去,或圈点一番,只是再难遇到像沈傲那般出奇制胜,如程辉一样平稳又出众的好卷了,人就是这样,一旦看的好东西多了,这眼界自也高了几分,看了一些优秀的试卷,便忍不住拿那二人的卷子来对比,这一比,便觉得这些试卷虽然花团锦簇,却总是少了一些东西。

原来是承题接引了破题,只不过不再是推翻圣人的话,而是用圣人之言来阐述为什么有朋自远方来,不太乐乎的道理。而同时,也肯定了考题的话,只是在理解上造成某种偏差而已。

谁知周正没事人一般,拧干了湿巾,叫人端着水盆出去,只是懒懒地抬了抬眼皮,道:“哦,知道了。”说着便坐到床榻边去脱靴子。

湖畔边的少女美不胜收,眼眸微微阖起,似是欣赏美『色』,又像在感受享受拂面的飒爽。粼粼的湖水与少女一动一静,使得整张画极有张力,整幅画的笔线用了两种风格,湖景用的点线带有一种飘逸粗犷,使得画中的湖水跃跃欲试,仿佛下一刻便要流动起来。至于那少女,用笔细腻到了极点,尤其是那美眸儿,让人一看之下难以忘怀。

周恒从窗外去看了看天『色』,忍不住道:“这样的天气,哪里会有星星。”叹了口气,为沈傲有些可惜。

沈傲道:“去,把所有的人手都召集起来,我教大家帮个忙,还有,你去帮我采买些东西。”说着去寻了纸笔,在纸上写了:“宣纸、剪刀、棉线”等常用物,对吴三儿道:“有多少买多少来。”

猛火油特别易燃,因此储存极为小心,为了以防万一,一般都是储藏在离闹市较远的地方,这一点,沈傲早已想到,便道:“你去拿一些来,只要一桶就成了。”

为了终考的事,唐严亲自将沈傲叫到崇文阁去,现在,沈傲是他的未来女婿,唐严自然关心他的前程。

莫非……是要寻仇?

刘慧敏怒道:“曾盼儿,你明明在一更天时醒来过一回,你还问我是否打扫干净了,说要去解手。”

曾盼儿面如土『色』,道:“学……学生是读书人,岂会做苟且之事……学生……学生……”他抬起眸,想要辩解,脸『色』很难看。

夜风习习,狄桑儿反握着匕首,横在胸前,匕首寒光湛湛,说不出的恐怖。

沈傲欺身过去,狄桑儿如受惊的小鹿,哇地一声大哭起来。

沈傲看着这人,此人的相貌很平庸,穿着一件青『色』圆领的衫子,踱步过来,先是看了沈傲一眼,只是轻轻一瞥,便立即将目光移开,看向安燕。

狄桑儿白了他一眼:“臭书生不许看。”

吴笔开始酝酿情绪,脑袋又不自觉地晃动起来,又要出口,冷不防听到身后道:“你先别走,我有话和你说……”

沈傲板着脸道:“小丫头,快让开,你若不让开,学生可要喊了。”

“这般的人,理他作甚。你看他穿着蓑衣,身上滴水不沾,想必这几日过得很快活呢!”

这世上有人敢说了解皇帝为人的,只怕也只有沈傲独此一家了。赵佶被他这一句话勾起了兴致。从前这番话,谁敢当面和他说?可是沈傲非但说出来,而且说得顺畅无比、心平气和,就如与老朋友闲谈一般,没有一点的拘谨。

今天有一点点小感冒,所以发的有点晚,很快没事了。话说这天气很容易感冒啊,大家注意身体。

沈傲呼吸着雨水带来的清新空气,带着几分干涩的淡笑道:“不管是王黼还有学生,甚至是参与了此事的文武官员,他们所有的言行都落入了蔡京的计算,吴兄还不明白吗?你早已做了蔡京的马前卒了。”

二人出了寝室,并肩迎着大雨而行,路上恰好遇见了几个博士,这几个博士在屋檐下议论着什么,远远看到沈傲、吴笔要往集贤门去,便道:“沈傲,你要去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