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申博正网开户 > 第28章:屈指而数

第28章:屈指而数

申博正网开户 | 作者:哒么哒么| 更新时间:2019-09-02

不过几下顶冲,下腹处星星点点的火热聚集,本来困顿慵懒着的小女人裴淼心突然震惊得睁大了眼睛——被她骑/坐在身下的曲耀阳也很明显地感觉到她里面的骤然紧缩。

“我知道,这话你同我说过。”

“我是!”裴淼心模样坚定,望着舒玲玲的模样亦不卑不亢,“我知道你早前因为公司里的一些传闻而对我有异样的眼光,而你的设计无论是从哪个角度考虑都是为公司着想!可是作为设计部的一员,这件作品的主设计师,我也有权根据自己的意愿来选择做或者不做,以及怎么做!”

曲耀阳没有说话,只是站在原地看着她。

裴淼心自是不得而知,发生了那样的事后,一直叫嚣不断的夏芷柔还有没有见上曲耀阳的面,或是见了,一切早成的定局她也再无法改变。

“嗯!嗯!嗯!我不喜欢她!我不喜欢她!让她滚,呜呜呜……”曲母本来正在高兴,刚要伸手去摸小家伙的脸庞,却让原先待在她怀里的军军不乐意起来,又踢又踹的哭叫起来。

车到古城区外的街道上便再开不进去,几个穿着高跟鞋的妙女郎只好拖着行李箱歪来倒去地跟在接车的人后面往前行。

沈俊豪夹什么东西给裴淼心她就吃什么,边吃边听见他在自己旁边轻声:“嘿,姑娘,别光吃饭不吃菜啊!瞧你瘦的,这你喜欢吃吗?还有那!要是都不喜欢,让人拿菜单来点呀!”

“曲总待我好我是知道的。”vivian说着便挽上曲耀阳的胳膊,一双媚眼迷离,不停地打量着他的眼睛,“所以今晚我也要对曲总好,到他喜欢为止,才不要管别人心里是怎么想。”

阿坤哥到是爽快地点了头,“阿淼你去吧!反正你是陪的豪哥,豪哥不在你就先回去歇着,他去束河见个人谈点事就回来,让你晚上睡觉记得关门,他回来找我拿钥匙就行。”

夏母精明的双眼来回梭巡过她全身,夏芷柔闷声不语,夏母才又道:“我也不想管你的事情,可你至少得明白自己得来的今天到底有多么不容易。你一向是个聪明的孩子,我只希望你别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苏晓对着好友一通狂骂:“瞧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啊!裴淼心,你永远都是我最好的姐妹儿,你特么别再耍二了,真以为自己是女金刚女无敌,什么事情都能够自己解决吗?你当我白瞎的啊!你还有我啊!”

他沉默了一会转身,“把你的车钥匙借给我吧!明天早上我让司机开回来还你。”

上午裴淼心就带着芽芽到医院里去看过了爷爷,三天前是她的生日,曲臣羽为了帮她过一个有意义的生日,当天几乎推掉了所有的工作计划,于是乎,他这几日的工作计划便变得多而烦。

“我站不站在这里似乎同你没有多大关系吧!”

“听说,这间新店的店长是个帅哥,而且单身。”

易琛彻底没有语言,这渐大的雨势让他也好生狼狈,再不去管她,几步奔到楼道前的屋檐下站着,拍了拍身上的水渍,头也不回地向着电梯间而去。

小家伙一听就不高兴了,“我巴巴怎么不是个好人!我巴巴怎么不是个好人!”

裴母焦急去看裴淼心,“你跟耀阳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对不对?淼心你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当着小孩子的面说这样的话出来?”

“我跟他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我只是再也不想像傻瓜一样被他们曲家玩弄于鼓掌了。还有,妈您以后不要再在我的面前提起这个人,我以后都不想要听到他的名字了。”

曲母这时候冷哼,“你肚子里怀的是不是我们家的孩子我还有怀疑,包括军军,像你这样的女人真的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你现在就给我滚出这个家去,我自然会找一处房子重新安置你!而你就给我在那房子里待着,等到把孩子生出来验过dna再说!”

佣人放开了夏芷柔的手,她赶忙甩开所有人的掣肘,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理了理自己颊边的碎发后才道:“不怕老实同您讲,当年我嫁进曲家以前是怀过一次身孕,不过后来那孩子掉了,耀阳是怕我伤心难过所以才为我领养的军军。”

曲婉婉一急,冲上前拉住她的胳膊,“我那是听我妈说,我大哥在外面有别的女人……我只是想要帮你,他们都说女人只要生了孩子,就能暂时收回男人的心。”

曲市长露出一张阴晴不定的脸,站在原地踟蹰了好一会后才道:“他人到是没事,这混小子,昨天我让他好好地待在家里他非不听话,你看现在……不过已经没事了,淼心你快去吃饭吧!待会没什么事你早点休息,医院你就不用去了,有婉婉在那里陪着已经足够了!”

一市之长滥用职权,企图保护因为酒驾肇事的儿子,不只出钱摆平受害者家属,还胁迫他人为自己儿子顶罪。这之中任何一条报出去都可以轻易让他辛苦建立了几十年的形象瞬间完蛋。

“裴淼心,我们需要好好谈谈……”

曲耀阳还是失控拉了她去开房,就在科研路小巷子里的一间客栈,要了一间最角落的房间,也不去管他人眼里自己猴急的模样,急急拉了她进房,门都还没来得及关就去解自己的腰带。

回头看曲耀阳的时候,曲臣羽只见后者已经紧闭着双眼,到底是累极倦极了,只是单手压在车把手上抵着脑袋,都已睡熟。

“起初我以为你答应离婚,是你真的已经长大,学会放下,也知道什么叫真的爱一个人!可是刚才前台给我打电话,说有两个女孩在这闹事,本来我还并不相信,过来了也没想到会是你!一个人居然会无聊幼稚到这种境地,你还想解释些什么?裴淼心,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啊!”

立马就有两个穿着制服的年轻保安冲了上来,曲耀阳更是冷冷一笑,“我没告诉过你这里是我的地方?我高兴让谁待就让谁待,但我现在不欢迎你……滚!”

聂皖瑜这时候笑道:“就是这里,还有这里,这上面的钻石都卸下来,镶在我的戒指上面,婚戒,那是最好的陪衬。”裴淼心被他说得胆战心惊,“什么尸斑,你不要乱说,这是猪肉,不是尸体。”

她站在车前望了望在后备箱放东西的男人,这才小小声对着电话那头,“是什么?做什么的?”

爷爷精神不好,忽又想起还在楼上房间里昏睡的奶奶,几步起身就要离开,餐桌上的众人也跟着依次散去,唯曲婉婉临去前偷偷望了她一眼。

车子里的另外一个男人,猛踩一脚油门,将车子快速开到了高速公路上去。

她坐在暗影里静悄悄地望着正专心致志开车的男人,“巴巴……”

那男人推了她在床上,他吻过她双唇,还有他灼热而又霸道的手抚摸过她的身体……

裴淼心的心跳漏了一拍,但又迅速恢复平静。电话那端仍然是车水马龙嘈杂的声音,她甚至没再听见他多说一句话或一个字,又或许刚才他那几近飘渺的声音,都是她自己臆想出来的东西。

她低头看了眼拿在自己手上的便签本,挣开他的钳制侧头,“不用了,我可以自己搞定。”

可是,当年他既然没有回来,那这许多年,他去了哪里?

到是那洛佳不知死活似的又道:“哎呀妈呀!真的假的啊?裴总监你看上去这么年轻,居然都离过婚啊!我看这一桌子女的,最漂亮的就是你了,最有气质最能干本事的也是你了,你说你前夫那得怎么想的,才会放开你这么个漂亮迷人的小东西啊?”

说完了她就起身,打开包房门的时候,只见先前的两位同事一脸无措地站在旁边,而之前还举着酒杯大声说话的洛佳则正面贴着墙壁靠在那里。大抵是哭了,只听得见她嘤嘤的声音。

她轻笑转头看他,“你妈没有让我受委屈,就算有,也是我心甘情愿的。”

一干人站在门口寒暄,只曲婉婉在看到那男人含笑站在母亲身边同大人说话的模样时,低了低脑袋。

曲耀阳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曲耀阳抬手拂过夏芷柔颊畔的碎发,眼神里全都是如水的温柔,“那你怎么流了这么多汗,芷柔?你的额头上好多汗,怀孕让你身体不适了?”

姑娘们惨叫,能拉的拉,拉不住的就被她甩得鸡飞狗跳的。

裴淼心没敢继续去看曲耀阳的眼睛,却听见他继续对着电话里的莲姐冷哼,说:“你以后说话别这样阴阳怪气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故意拿脸色给二少奶奶看。”

最初听到自己怀孕的消息时,她是有担惊害怕过,怕这孩子真是曲耀阳的,那她与曲臣羽的这段婚姻便真真陷入了窘境。可是好在算算时间并不太对,小半个月的差距,所以这个孩子根本不可能与他有任何关系。

裴淼心仰头看了看车窗外、夜色里,裴家旧时住过的房子。引了裴母下车时才道:“嗯,这里本来就是我的娘家,所以这次,我也想要妈妈把我从这里嫁出去。”

也许人生中的有些爱情,终究,只能是路过的风景。

奶奶早早令人挂了电话过来,睡意朦胧之间,无意将电话接起的人正是曲耀阳。

曲耀阳的脸色微沉,“我没有说过不可以,只是现在不要,我没那么多时间精力再照顾多一个孩子。而且军军这件事情,轻易没有人敢告诉他们。这几年我爸妈是不待见我们,但他们为了孩子,已经在试着接受我跟你之间的关系,虽然军军是从孤儿院里领养回来的,但我们既然领养了他,对他也是有责任的,难道照顾好他不是你现在应该做的事情?”

曲耀阳还记得自己接过那杯茶时的囧态,臣羽那时候还躺在病床上用眼角瞥了一下床边的凳子,示意他坐。

他听查房的医生简单询问了一下臣羽的状况,又问他的腿是不是感觉好一些了。

“不要这么想,她现在选你,自然就已经料到可能需要承担的一切。更何况情况或许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相信我,我一定会找到更权威的专家,治好你。”

腰间突然落了一双大手,温暖而有力地,将她整个人向后圈在怀里。

曲耀阳气不打一处来,曲母则委屈了半天,索性直接哭了起来。

“你怎么会在这里?”

初时的时候夏芷柔会担心,偶尔躲在他的附近偷偷听他讲电话的内容,看他一派和煦地对待自己的女儿,问她最近有没有乖,还有没有挑食或者害怕吃绿色的东西。

“听说前段她母亲的身体不好,她陪她去国外治疗,然后疗养了一阵,也不知道现在回国了没有。”

吴曦媛点了点头打岔:“行业里的人都知道,如果哪家企业遭到了‘摩士集团’的狙击,那不管你是什么家族企业或者百年老店,到最后都只得一个结果——就是被拆得支离破碎。”

乔榛朗皱眉站在车前,看了看正往外拎东西的拓已君,又去望大门的方向,那拓已君却在这时候绕到他的跟前道:“你好,这位朋友怎么称呼?”

可那螺丝肉只有那么一丁点,吃不到一会她就开始不耐烦,说:“你快点,嘴里又没有了。”

曲耀阳大抵是真的头昏,没在原地站很久就扶着扶手坐在了梯级上。一边揉着自己酸痛的眉角,半带抱怨的语气,“今天真不该喝这么多酒的。”

“凭什么要我消失?我才是那个要同你结婚的女人!”

“可是曲耀阳他欺负我,他们全家都欺负我,你看着我被人欺负了也不管是不是!”

曲耀阳不由分说强行将裴淼心拉到了停车场,她还想再说些什么,他却掏出一支车钥匙对着前方“嘀”了一声。

他知道敏感如母亲,可能已经猜到了什么。

“刚才你说的那些东西都不错,我也明白你的担心,你想自己守护住这份事业,日后留给思羽。”

裴淼心想了想先前在那办公室里遇到的高定部主管,那主管看到她在他房间里逗留的神情已经颇为警惕,可能他也有从外间听说,她在外经营着自己的高定公司,若是两家公司合并,“心工作室”完全接管了“玉奇”的高定部的话,他很有可能就会失业。

“婉婉!”裴淼心赶忙将曲婉婉的话截住。

怕这几年神经脆弱到浑身都痛,怕那从心底开始向四肢百骸蔓延的寒。

曲耀阳的话让裴淼心一怔,曲婉婉也在这时候回转头来,“淼心姐,我哥……是真的很疼爱孩子,刚才他说的话你也听到了,在法院的判决书下来以前,他是不会对你们怎样的。只是这孩子……作为一个父亲,是到这么多年后才知道自己在这世上还有一个女儿。我哥的心情虽然我未必能够完全明白,可是他的意思我懂,就一个晚上,让他跟芽芽相处,让他了解一下芽芽,好吗?”

他知道她找不见她了。

他转头看她,冷笑,一句话都没有多说,拉开车门就往外走。

看得她立时就倒抽了一口凉气,恨不得一头撞死。

“还在这楞着干什么,陈妈,赶紧的,把该上的菜都给上了吧!还有,皖瑜,快别忙活了,进去洗洗手就出来吧!耀阳指不定一会儿就回来了。”

那被唤作“皖瑜”的年轻女孩笑笑,说:“我不碍事的,里头还有两个菜,都是耀阳爱吃的,我想去把它们炒炒再出来。”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那是你做的菜好吃,小孩子喜欢吃。”曲母连忙打岔,又去将芽芽从裴淼心跟前拉拽到自己一边,“唉唉,皖瑜你这么年轻又这么漂亮,没想到厨艺也这么了得,刚才我看你在厨房弄的那几道菜,都能比上我们家那些大师傅了。”

裴淼心手里拿着杯子,是旁边的吴曦媛早就替她斟好的白水,这时候举起来朝向曲耀阳的方向,调整呼吸后才道:“谢谢……”尾声里的那个“哥”字,却无论如何都带不出口。

胸口有一丝堵,缠缠绵绵的堵,这几日若不是家中琐事和公司里的事情纠缠得他脱不开身,也不会害他几个日夜没有睡好,找人去查了那男人的背景,又自己强迫自己站在一边别去理会,烦闷苦恼焦虑得几个晚上没有睡好。

他冷哼,“是跟我没有什么关系,可是裴淼心,这就是你干的家事,你看你弄得一地都是!还有,就算我们离婚,就算算上这一顿饭,你之前说要还我的住院费也还没有还清!你说了要给我做饭最好就给我记着,可你看看刚才都干了些什么事情!怎么我不在家,你都是这么收拾屋子的!”

不远处的曲耀阳,斜靠在椅子上,任曲市长跟曲母抱了芽芽过去喂东西给她吃,自己就着面前的酒杯喝了些,才觉得本来香醇的茅台喝在嘴里竟然苦得涩人,滑进胃里跟玻璃渣子一样,刺得他浑身都疼。

烦恼地揉了揉眉心,眼前放电影似的跳出画面,画面里的人却全部都是裴淼心。有她十七岁光景里穿着花色连体裤出现在他面前时,没心没肺地笑着问他是不是曲耀阳;有她在大学里一次晚自习时间,她偷偷亲吻过他脸颊,又笑闹着跑开的模样;还有还有,婚后他第一次吻她,还有那些失狂的画面,每一样每一样都是她,娇娇嫩嫩的模样,让人情不自禁产生怜惜,想要将她搂进怀里,化进血液里,与她,融为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