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申博正网开户 > 第120章:秉钧当轴

第120章:秉钧当轴

申博正网开户 | 作者:哒么哒么| 更新时间:2019-09-02

屋中只剩下了谢芳华一人。

    “我目前没有什么主意,但是你放心,既然我遇见了,我是不会不管云澜哥哥的。总能为他找到办法。”谢芳华肯定地道。

几人齐齐一惊,“小姐

谢云澜抿唇,“箭往哪里射,才是目的地?你可想好了?”

崔意芝恍然,仔细地看着谢芳华神色,提起谢云澜,她神态眉目都有着淡淡的温和,他蹙眉,“芳华小姐和云澜公子感情甚笃,看来京中传言也未必不实。”

“现在先做要紧的。”

落在谢芳华的身上,极力地压制住情绪,他的妹妹本该这样的穿戴居住在忠勇侯府的海棠苑,可是如今却在英亲王府的落梅居给人做婢女,虽然她看着安好,不曾受气,但他心中依然难受自责,她受了八年的苦回京,他和爷爷久居京城,却不能帮助她脱困回家。

一个是国丈府才华冠盖京城,声望名动天下,是所有女子趋之若笃的不二人选的小国舅。

孙太医抬头看向谢芳华。

“皇叔,当年燕亭是和我打架了!”秦铮的声音忽然从灵雀台外传来。

“铮儿!”英亲王失声喊了一声。

“可还有别人在”谢芳华见是走向灵雀台的方向,点点头询问。

这一世,前尘尽解,原来是他求了紫云道长逆天改命,才使得她重生一世,让她能守住她所要的,与他重续前缘。

但他依旧想看清,拼力地睁大眼睛。

枫叶林前,金燕和秦怜的队伍正停驻在那里。

谢云澜对秦钰道了声谢,扔给了言轻一匹马缰绳,自己翻身上马。

“怎么会无关?”秦钰摇头,笑道,“你和秦铮有婚约,深夜却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出现在荒山野岭。传扬出去……”

玉灼立即说,“还是我去报案吧。”

“京城的仵作就是这么草草验尸的吗?”谢芳华声音沉了沉。

“小王妃说这车夫是自杀,说匕首有差别,我却看不出来。别人杀人,两把匕首位置也不能一寸不差。”一名仵作道。

她注定两世都得不到父母的疼爱。

听言立即跑回了自己的屋子里。

英亲王沉默了片刻,吩咐道,“既然刚回来,赶紧回去睡吧!”

刘侧妃看着他,面上神色这才好转了些,他的儿子虽然不及秦铮长得面向好,但是贵在有才华。这京中的贵裔公子里面,论起有才华,他儿子当算是排在前面的,让她这个娘脸上不知道光彩多少。

谢芳华睡得正熟,忽然听到窗外传来一丝动静,闭着的眼睛瞬间睁开了。

“听音啊,你可醒了,公子说昨日你为了帮我煎药,熬夜太晚,今日睡得沉了,他为了不惊扰你睡觉,从窗子出的门,拉了我去练剑。我多日不陪公子练了,如今胳膊都快抬不起来了。”听言抱着剑对谢芳华诉苦。

“走吧!你们没看到听音姑娘和秦铮兄正忙着做菜不得分心吗?别闹了,我们进屋里等着吧!”谢墨含说话了,他最不愿意妹妹被人观赏,可是她如今身份在这,也没办法。

“公子!”听言本来在正屋侍候客人茶水,闻言立即跑来了小厨房。

听言看向秦铮。

谢芳华看着他,“你喜欢不喜欢小孩子?一个长的像你又像我的小孩子?”

“别管我们为何在这里。我刚刚在隔壁房间听闻秦倾被毒蝎子咬了?”秦铮问。

借由月光,这才看到有两只大毒蝎子正爬在秦铮和她躺着的地方。

秦铮点点头。

不多时,那小童回来,对秦铮道,“楼主说这就起。”

“你说谁不自量力呢?来人!”秦倾被惹火了,对着身后挥手。

大长公主点头,“是啊,我昨日睡得沉,也没听到什么声音。”

“是!”二人应声,连忙去了。

大长公主偏头看谢芳华,“怎么会这样?”

李琴先弹了一曲清平调,之后又让她来弹。

2015来了!最最亲爱的西家美人们!我的祝福是,我们健健康康,每日开心快乐,一起笑逐风月,唱响京门情歌!么么么哒!

...回到御书房,见到,他开口的第一句话便是,“从今日起,李沐清监国,郑孝扬掌管兵部粮草,英亲王、左相、永康侯共同辅政,朕要去漠北。 不准抗旨。”

小泉子立即跑出了御书房。

秦钰又一拍玉案,阴沉沉地问,“都是哑巴吗?话也不会说了?”

谢芳华看了片刻,又给韩述号脉,半响后,没说话。

秦钰也打量片刻,然后指着后背心一处问谢芳华,“是这里?”

“有何不敢?”秦钰挑眉,对吴权吩咐,“你就留在这里吧,我回城后,会和父皇说。”话落,补充道,“我带来的所有人,包括月落都留在这里。”

谢芳华见他说得认真,纳闷道,“为什么吗?谢氏米粮也叫天下米粮。连谢氏米粮都缺钱了。那这个天下岂不是都很穷?”

院落内的仆从极少,除了一名守门人外,一

谢芳华坐在床上,踢了鞋子,立即扯过被子,钻进被窝里躺下,露出两只眼睛看着谢云澜,“谢谢云澜哥哥,还是床舒服。”

谢云澜看着她动作如此快速,跟个孩子一般,沾到床的样子分外满足。他不由得露出微笑,声音也暖了些,“那你睡吧!有事情只管叫人喊我。”

飞雁自从得了秦铮的吩咐,便跟在暗中,关注谢芳华的行止动向。然后待她进了谢云澜的府邸,在西跨院安然地睡下后,他才回平阳县守府的听雨阁对秦铮禀报。

谢芳华逐一地翻着卷宗,翻完一本,递给一旁的谢伊。

谢芳华看了秦钰一眼,“我说万一。”

小泉子这回不再接话了。

随着他话落,秦铮拉着谢芳华进了御书房。

秦钰抬起头,颔首,“你说对了。我就是故意的。”

秦钰放下笔,顿时笑了,“你的女人给我牵红线,谢氏六房的二小姐说喜欢我,闹得天下皆知。难道不允许我要点儿赔偿”

秦钰转回身,向太后宫走去,“去太后宫里坐坐,先皇去了,太后也寂寞。”

右相夫人一噎,刚要再怒斥,右相拦住他,皱眉道,“让你不要跟来,你偏偏跟来,不就是一辆车,铮小王爷来看,让他看就是了,你激动个什么。”

谢芳华摇头,“娘,昨日您和兰姨将这盆花搬出去,都什么人看了它,碰了它。”

英亲王妃点头,走了出去,见春兰守着门口,对她道,“你随我进去。”

春兰脸色发白地看向谢芳华,好半响,才能平息下惊骇,“您是说那盆金玉兰”

谢芳华也没想到春兰说的是翠荷,她的确是除了春兰外,王妃信任的人,很多事情,都会交给翠荷,可见倚重。见英亲王妃看来,她道,“翠荷是在外面吗娘何不将她叫进来问问。”

秦铮见她笑了,放下了一半提着的心。

实在难得一见!

谢芳华却揪住了掌柜的刚刚那一句话,对他问,“你刚刚说是一对钗?这么说还有另外一支了?”

掌柜的立即惊叹,“芳华小姐真是见识高远,这块砚台正是。”

    “我没事儿,你去外面等我。”谢云澜压制地道。

一句。

    谢云澜眸光一暗,没言声。

    谢芳华看着谢云澜眉心一团黑紫之气,**的上身血脉游走的地方,似乎有两道气在窜,使得他垂着的头面色痛苦,她想着,他身上的痛苦怕是比面前表现出来的痛苦要严峻十倍不止。这一团黑紫之气她只用眼睛还看不出来是什么,若是要查探的话,只能靠近给他把脉。

谢芳华确实饿了,踱步走了过去坐下。

一顿饭的功夫,听言的嘴就没停过。

谢芳华转身将手中的花篮和里面的梅花一股脑地扔出了门。

谢芳华看着她手中捧的衣物,层层叠叠一摞,点点头。

------题外话------

一行人进了相府内院。

谢芳华想了想,斟酌地道,“伤口太深,怕是会留有细微的印痕,能恢复十之**。”

“碧儿,听话。”右相夫人也连忙来劝,“你好生诊治,郑孝扬那个杀千刀的,娘一定要他不得好死。”

金燕盯着她,“所以,求你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谢芳华也站起身,出手拦她,“这个事情需要仔细斟酌商量,你且不可冲动。”

秦钰又怒道,“若是如此,我坐这个皇帝何其窝囊!”

秦钰死死地瞪着她的背影,看着她出了御书房的门,看着珠帘哗哗作响,看着她人影离开,一拳砸在了玉案上。

帝王也不是万事顺遂,万般所想所为皆能如意的。

“就如她说,值与不值,端看她自己的选择。”谢芳华慢慢地转身,低声道,“我回府去等秦铮的信,先看看他怎么说。”

“我陪你进宫待嫁。”谢云澜想了想,又道。

谢芳华一怔。

“这主意一定是秦钰那小子出的,皇上怎么就答应了他”忠勇侯不解reads;上错竹马萌妻来袭。

“据说,这个袋子里,装着的东西,事关你我。”谢芳华看着他,“以前,我是有过挣扎,当然也基于一些前因,那些前因太重,几乎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如今我想明白了。所以,逃避、躲开,当做没有,都是不对的。有些事情,它就摆在那里,早晚要正视。”

谢云澜的手忽然五指并拢,忽然低声问,“哪怕嫁给秦铮,你会死,我会死,芳华,你都不怕吗哪怕忠勇侯府一直是你肩上的重担,你背负了多年,看不到它能完好再撑一代,你也不惧吗哪怕有了你爹娘,我爹娘的前车之鉴,活不了几年,老侯爷白发人再送黑发人,你也无畏吗”

李沐清、谢墨含进来,齐齐对英亲王妃等人见礼。

“虽然是这么说,但也不全是因为这个。我爹是嫌弃前来提亲的人家门楣太低。”秦铮懒洋洋地倚在座椅上,漫不经心地给众人分析,“立业是什么?自然是要他不但在朝中立足,还要官运亨通,他官运亨通了,娶的妻子自然不能是小门楣的人。说白了,我爹是看不上那些提亲的人家,想给大哥配个好的人家。”

作者有话:是的,215期的《风尚志》有我和张芷溪的一篇访谈(圣诞特辑&新年特辑&情人节特辑合刊)。网就好比烟花,很难长久绚烂,不想被风潮淹石沉大海,就要拓宽它的生命线。比如出版和影视,能让它生命延续我觉得就值得付出。我和你们一样,希望妾本和纨绔被更多的人看到且不毁,芷溪姑娘一直在努力,我们相信她吧!

谢芳华点点头。

谢芳华忽然记起秦怜说过金燕郡主喜欢秦钰,大长公主多年来不曾阻止,看来也是看重秦钰的。尤其是皇后娘娘早就未雨绸缪,拉了英亲王妃的女儿,将英亲王妃拉到了她的阵营,况且,她又回做人,和大姑子姐以及妯娌嫂子都相处得和睦。大长公主府只要是不做犯上作乱之事,那么定然会永葆荣华亲贵。永康侯府若想不倒,除了有皇上的扶持外,还要拉拢朝臣。如今卖给大长公主府么大的一个人情,而且卖得还很是时候。那么永康侯府就算有些小错。也无大碍了。

秦铮看了她一眼,慢悠悠地脱掉外衣,自然地开始穿戴。

“还睡不睡?”秦铮低声问。

秦铮关上窗子,帘幕落下,挡住了外面的阳光,他来到床前,挑开帷幔,伸手将谢芳华从被子里捞出来,抱在怀里,走近屏风后。

“你喊侍画侍墨去找,她们知道

她话音未落下,秦铮的笔已经落下。

过了片刻,他放下手,对她低声说,“睁眼。”

---

她正思考着,喜顺匆匆进了落梅居,见到她之后,立即说,“小王妃,皇上派人来招您立即进宫。”

不多时,侍画回来,禀告,“小姐,王妃说知道了。昨夜老侯爷临走前,派人给她传了话。她说京中这么乱,老侯爷多年来被困在京中,如今出外游历避世也好,是上上之策,只是沿途一定要护卫好,皇上能得到消息,那么,别人也能得到消息。”

好半响,秦铮才慢慢地点头,声音沙哑,“是。”

谢芳华低头,将他的手轻轻拿起,又放在她的手腕上脉搏上,摆对正确的诊脉方式,小声地告诉他,“脉该这样诊。”

喜顺在秦铮抬起脸的那一瞬间,忽然惊异地呆立在原地,直到有人推了他一把,他才反应过来,惊慌地匆匆跟了去。

“既然吉时到了,王爷王妃老侯爷谢侯爷……”赞礼官转过身,笑呵呵的声音顿了一下,又看向秦钰,“太子殿下,是不是该行礼了?”

人人都知道安远将军是皇上和太子的器重之臣,特意扶持去了漠北接管三十万兵马的,皇上母族吕氏多少代只出了吕奕这么一个擅长兵法谋略十分出色的武将,可是没想到,这才多久,短短时间,他竟然水土不服发病身亡了?

“好”程铭的声音最为高,紧接着响起。

紧接着,满堂宾客陆续地被几人的赞扬声感染,纷纷应景地赞扬道贺。

有人不干,“我们等一会儿,他不来敬酒,我们通通去新房拖他出来。”

你一言我一语,纷纷说将,然后哄堂大笑。

满堂宾客说笑喧闹中,秦钰沉着脸,一言未发。

那男子若是不躲避,那么那簪子必定会穿透他手腕。他的一只握剑的好手也就废了。

春花、秋月得命,连忙提着剑上前,转眼便加入了月娘和那年轻男子的缠斗中。顿时化解了月娘的危急。

又在门口站了片刻,谢芳华抬步离开。

秦铮怒意在眼中翻涌,死死地盯着她,半响,咬牙道,“你好,好得狠,最知道怎么惹怒我。”顿了顿,他恼恨地道,“你就算是死了,又如何也只能是我的妻子,与我合葬在一个棺材里,也休想与我没有关系。”

“你清楚明白什么你只明白你在寻水涧陪着谢云澜一起死吗你只明白前一世谢氏满门被灭时秦钰将你救出去的吗所以,这一世,当你记忆苏醒,只对他们报恩是不是那我呢我对你所做的那些,都喂狗了吗”秦铮恼怒。

昨日到今日,一夜又半日。永康侯府训练最好的护卫队都派了出去,甚至连他身边一直以来近身跟随保护他的几名随扈都派了出去。日行千里的快马和武功最好的骑兵出城追赶拦截寻找,可是到今日此时,齐齐传回消息,燕亭踪迹全无。

“我谢芳华虽然是一介弱女子,但也知道,人生在世,不止是儿女情长,小情小爱。还有家族繁盛,家国天下。燕小侯爷若真是为了小情小爱求而不得背亲弃家远走,我更会看不上。”谢芳华语气不再严厉,平淡下来,却是更直戮人心,“永康侯爷,我如此说,你可明白?我们忠勇侯府,我谢芳华,别说燕亭喜欢我,你们不同意,就是你们同意,永康侯府万台聘礼相聘恳求,我堂堂忠勇侯府的小姐也不会降低门槛嫁去你永康侯府。”

“不想继续去找你离家出走的儿子,却耗在我们忠勇侯府,那永康侯爷到底想怎样?”谢芳华淡淡地平静地看着不甘心这么离开的永康侯。

永康侯气怒,“你少给我逞口舌之能!我就问你,忠勇侯府若是没帮住他离开的话,为何我永康侯府派出多少人马,依然没找到他?”

永康侯闻言气势顿时泄去了些,一时间没了话。

谢芳华瞟了谢墨含一眼,挑眉。

谢墨含看着她,抿了抿唇,目光从她的脸上,落在她手中晃动的茶杯上,“而其他人,程铭、宋方、郑译、王芜等人昨日都在各自家里过年,并不知晓燕亭离开的事情。都是今日才知。秦倾在宫里,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就算有心,也是无力。剩下的人里,唯独一个李沐清。但是依着右相府中庸的门风,以及李沐清的聪明,他才不会去染手永康侯府邸这些乌七八糟的事儿。”

谢芳华看着谢墨含走进暖阁,自己也站起身,走到画堂西角不远处的书橱上拿了一本书翻看。

这是小姐八年来第一次训斥下人。

谢墨含顿时没了话反驳,偏头看向谢芳华。

我们的月票加油哦,爱你们!么哒!

皇帝见他不是说假,看向谢墨含,缓缓道,“谢世子,算起来,谢氏长房是忠勇侯府的旁支。这件事情你是想谢氏族里解决,还是要朕给你做主?”

“是!”吴权立即走出了大殿,去外面皇帝的近身亲卫里吩咐人了。

这样的荒谬的言论几乎拿在任何一个人的面前,都不可能让人相信,秦铮如何对谢芳华如此痴情了?

“这件事情若是一经查开,怕是非同小可啊!”左相道。

当然,也有不觉得沉重的。一是秦铮,二是谢芳华,三是李沐清。

“法佛寺僧人的僧衣,也都是有规制的。无忘是戒律院的首席大师,他的僧袍自然是和别人不同的。”普云大师道,“我和主持虽然一样都穿着僧袍,颜色一样,但你们若是凑近细看,也会发现,我们的僧袍也是不同。”

“法佛寺是千载古寺,有这些规制也是应当。”右相夫人一直推崇法佛寺

,闻言说道。

“不懂有不懂的好处和福气。上天给了你许多东西的同时,也会缺失掉很多东西。”永康侯夫人拍拍燕岚的手,“娘累了,你也累了,回去休息吧。”

“真的啊?”燕岚睁大眼睛。

“娘,您啥时候这么菩萨心肠,见不得说人家坏话了啊?”燕岚不满。

谢芳华出了内室,走到画堂坐下,对侍画吩咐,“请侯夫人和燕小郡主进来吧。”

言宸叹了口气,“我会倾天机阁所有势力,尽力拦截。”

言宸摇头,“没什么好的办法,除非派人死命拦截。”

谢芳华不再说话,眉目微微露出昏暗之色。

队伍来到宫门,秦钰让玉辇停下,她对谢芳华说,“我让玉辇先送你回宫休息,我去处理朝事儿。”

“是。”有人立即上前,架起地上跪着的柳太妃和沈太妃。

他脸色在浓浓的血雾色下十分苍白,托住玉兆天后,先看了一眼他的心口,之后,抬起头,对秦铮道谢,“多谢手下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