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申博正网开户 > 第111章:上了贼船

第111章:上了贼船

申博正网开户 | 作者:哒么哒么| 更新时间:2019-09-02

“好!”程铭痛快地答应。

    须臾,他神色平静松缓怡然地睡着了。

侍画连忙走上前,对掌柜的说,“可否有房间,我家小姐在这里休息半日,午后便离开。”

谢芳华冷笑,“由不得他!”

谢芳华看着他,闲闲散散地道,“护一城容易,毁一城也容易。崔二公子是聪明人,你可以想想,若是没了清河崔氏,皇上可还会重用你?就算重用你,背后没有家族支撑,你能独自一人走多远的路?”

月上中天,帷幔春情才歇。

“好啊”谢芳华点头。

秦铮很快就完成了课业,然后也找了一本孤本看了起来。

李沐清随后走进来,见到谢芳华穿戴着绫罗锦绣,长发用精致的朱钗高高挽起,长裙拖地,身影纤细,婀娜娉婷,手里拿着水壶,玉腕如雪,虽然容貌只能算是清秀,但是气质优清然,阳光照耀下,仙客来盛开的花也不及她十分之一,不由一时怔住。

侍画不再言声,陪她在一起等着。

单从李猛这些年府邸除了女儿,没儿子来说,她自然是功不可没。

所以,保了三皇子和柳妃,保了柳氏家族,杀了四皇子,也是为了她自己。

谢芳华早就得了谢墨含提前派人送回来的书信,忠勇侯府的人都等着世子回府,侍书早就带着人两天前就将谢墨含本来每日打扫就无尘土的芝兰苑又彻底地打扫了一遍。忠勇侯、崔允、谢云澜、谢林溪、言宸等都在荣福堂落座,荣福堂摆了宴席,只待他回府给他洗尘。

“老侯爷多虑了,朕看谢世子如今的气色不错,比前几年的时候可是强多了,慢慢来,身子骨总会大好的。”皇帝拍拍忠勇侯肩膀,话落,看着谢芳华又道,“芳华丫头,昔日,你父亲谢英在世时,朕和他脾气相投,称兄道弟,朕比他年长两岁,你喊朕一声伯伯也是当的。这里没有外人,你打开面纱,让朕看看你,据说皇后和英亲王妃都见过你小时候的样子,长得像你娘,朕一直没见过你。”

“他混账也不是一日两日了”皇上却笑了,对谢芳华道,“将你赐婚给他,朕就觉得不是个好主意。如今你受了这等委屈,朕不能置之不理。朕下旨取消你们的婚约,如何”

言轻面色昏暗,“与虎谋皮吗?”他摇摇头,“与其和四皇子合作,我却宁愿相信谢芳华不会讲咱们如何。”

秦钰忽然道,“你们两个人走可以,他们两个人要留下。”

谢芳华愣了一下,扬眉看着他。

r />

秦铮静默片刻,吩咐道,“你想办法给皇宫的势力那边略微的透露一点儿消息,就说她是我隐卫营的人,自小培养,不过趁机被我给个身份带在了身边抵挡别人不停地给我送女人而已。”

二人一人端着一个托盘,里面各放置了四个菜,向正屋走去。

有时候,一个女子身上的特别之处掩盖了她的容貌的时候,她的容貌可以忽略不计。

当年宠冠六宫连皇后都要避其锋芒的贵妃据说不是什么倾国倾城的美人。这个少年长得不如秦铮漂亮,但一双目光倒是如九天清华池里面的净水,分外清澈。她见过皇帝,皇帝可没有这样的眼睛,他大约随了他的母亲。

秦铮没意见。

谢芳华知道他肯定是不想去紫荆苑的,本就对秦浩看不顺眼,更何况如今还是卢雪莹有事儿。她对喜顺道,“喜顺叔,你去告诉娘,我这就过去。”

谢芳华点点头。

刘侧妃不由得流下泪了,“是妾身没教育好浩儿,让他……”她不知是舍不得骂自己的孩子,还是骂不出口,还是连骂也不敢骂,只说,“王妃怎么教训妾身,妾身都受着。”

英亲王妃冷着脸打断她,“可有人去左相府报信了?”

------题外话------

轻歌本来以为秦铮和谢芳华会亲自跑一趟杀手门,不过想想有现成的人可用,反而不用而劳驾自己不是秦铮的风格。既然二人不去,他也就闲了下来。

“这是飞雁,杀手门的第一杀手。你在平阳城这么久,你识得吧?跟着他去就是了。”秦铮话落,伸手一指桌子上的药材,“杀手门的所有人都中了六时伤,这些药是解六时伤的解药。”顿了顿,又道,“如今是丑时一刻了。寅时二刻毒发。你们必须赶在这之前到杀手门熬出药来救了满门的人。时间有限,所以,现在就出发吧!”

“你当还为哪个事儿?”秦铮看着她,凉凉地道,“有人借用杀手门刺杀我,我来了你的地盘,你这个当小姑姑的倒好,却是对我不闻不问不加保护。任由别人杀我。我如今是托了我媳妇儿的福才好模好样地坐在这里来找你要白莲草。若是我出了事儿,你当你和你的丈夫还能继续欢好?”

谢芳华说了十几位草药的药名。

“怎么样?”谢云澜上前询问,“可有什么不对劲?”

金燕似乎从来没见大长公主对她如此凌厉,顿时禁了声,

r />

月底了,亲爱的们,月票别留着了,清清吧,么么

谢芳华给他倒了一杯茶,不置可否。沽名钓誉也不是一般人能做成的。

秦钰在御书房里走了两圈,他每走一步,小泉子的心就跟着颤上一颤,想着皇上这一定是在想什么主意呢。这是皇上每做一件事情决定前,习惯这样走动。

李沐清偏头看他。

小泉子嘴角抽了抽,“李大人好聪明。”

英亲王妃点点头,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等着,直到现在,她的心情还不能平静。

“可惜了韩大人这么一个刚正不阿的官员。”英亲王妃惋惜地说,“竟然就这么死了。”

秦钰脸色难看,“你能查出他是何时开窗子,何时死的?”

秦钰皱眉,“既然被金针刺入,他应该痛呼才是,若是没痛呼,那就是立即死了。可是也应该死在原地,不该是好好地躺在床上,且早上醒来,才被人发现他死了。”

“你若是听到,死的就是你了。”秦铮道。

“你若是扎了手,我还得照顾你。算了!我本来也不十分爱吃鱼。”谢云澜道。

谢云继笑着放下手,缓步下了马车,背过身子,对她和煦地道,“上来吧!”

那二人同样惊骇地看着谢云澜背着谢芳华,闻言齐刷刷地低下头,恭敬地道,“是,公子!奴才二人一定不敢懈怠。”

赵柯听罢后惊异不已,“你说公子竟然由得她靠得如此亲近?”

秦钰颔首,吩咐小泉子,“将这个乱臣贼子挂去城门,张贴告示,北齐暗人,迫害谢氏六房明夫人和小王妃,其罪当诛,示众三日,扔去乱葬岗。”

秦钰默不作声地坐在一旁,目光似乎蒙上了浓浓的雾霭。秦氏就没有一个女子,能如谢氏的女儿一般,素手能搅动乾坤,肩上能担起天下。

秦钰放下笔,顿时笑了,“你的女人给我牵红线,谢氏六房的二小姐说喜欢我,闹得天下皆知。难道不允许我要点儿赔偿”

秦铮听罢后问,“你从哪里得到的”

秦钰揉揉眉心,沉默片刻,“罢了,你看着办吧。”

谢芳华看着他,本来以为二人有多少话要谈,如今就这么完事儿了

谢芳华伸手拉住她,“娘,您别告诉他,他此次出京,暗中带走了关在暗牢里的郑孝扬,要铲除荥阳郑氏和北齐的暗桩,要做的事情必须隐秘保密,且必须果断快速出手,不得出丝毫差错。虽然有郑孝扬相助,但荥阳郑氏毕竟几代根基了。而且,他不懂医术,回来也只能恼怒心急。”

谢芳华没说话。

“王妃。”翠荷来到门口。

春兰脸色发白地看向谢芳华,好半响,才能平息下惊骇,“您是说那盆金玉兰”

内室的门紧紧地关着,她们在内室说话的声音小,外面隔着几间屋子和画堂,若是规矩地守在门口,应是听不见。

“所以,应该不是外面来的高手杀人了。”英亲王妃说着话,打量外面。

谢芳华拿到信,看罢后,一时脸色变幻了几番。

“我送你到平阳城,你安全到达之后,见到李沐清,我再连夜折返回来,耽搁不到明日的事情。”秦钰想了想道,“更何况,我也要见见月落,将受了重伤的他带回来。”

“你可真会做生意!怪不得将祖传的店铺做得这么好。”金燕夸奖那掌柜的。